首页 >  活动报道 >  内容
计算机应用中心张家界游
发布时间:2015-06-17 15:47 浏览:[3181]

计算机应用中心宣(代佳宁/ 胡开亮/图)2015513日,计算机应用研究中心19人,满怀期待,先后乘上奔驰的列车,踏上通往张家界的征程,开始了为期三天的张家界之旅。张家界位于湖南西北部,澧水中上游,地处云贵高原隆起与洞庭湖沉降区结合部,东接石门、桃源县,南邻沅陵县,北抵湖北省的鹤峰、宣恩县,是中国最重要的旅游城市之一。而张家界地貌是砂岩地貌的一种独特类型,它是由石英砂岩为成景母岩,以流水侵蚀、重力崩塌、风化等作用力形成的以棱角平直的、高大石柱林为主的地貌景观。张家界砂岩峰林地貌的形成,是经过新近纪晚期以来漫长的地史时间,由于地壳缓慢的间歇性抬升,经受流水长期侵蚀切割的结果。

且说这19人,兵分两路。一路从深圳直接坐火车到张家界,另一路背着锅带着东北大米从深圳到长沙,跟王轩老师汇合后,驾车到张家界。自驾小分队于长沙采购了整整两大购物车的食物、水、饮料等出行必备物品,并先于火车小分队到达张家界,找到一家满意的客栈——老板厚道朴实,环境干净整洁,价格公道合算,只等火车小分队清晨前来齐集。点将完毕,大家稍作整顿后,便急不可待,赶往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,探寻三亿八千万年间的前世今生。

初进景区大门,见一奇石,上书“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”几个大字,磅礴大气,令人心生震撼。小雨过后,天气微凉,空气中的湿润是张家界特有的清新,深吸一口,肺腑皆清。走在林荫大道上,两旁参天大树遮阳蔽日,威武挺立。桥边盈盈一水,汩汩流淌,林深而不知水归何处。

看过文人墨客题词的石碑,穿过同心锁,就进入了鹞子寨的寨门。峰回路转,只见小道深深,弯曲盘桓;树木清俊笔直,直刺入蓝天;石板小路湿漉漉的,带着雨后的水汽;林间极静,只有跳跃的溪水,只有笑闹的我们。拾级而上,走走停停,对突兀的巨石啧啧称奇,为嶙峋的岩壁惊叹不已。一路上经飞鹰堡,穿威武门,过玉兔望月,嬉笑打闹中,不知不觉间时过正午,竟也丝毫不觉得累。到了半山腰的百应谷,恰有一客栈,于是决定就在这里打尖儿。拿出茶叶,就地用山泉水冲泡,拿出面包火腿橄榄菜,品着清茶,看着店里古色古香的摆设,感觉已是山中不可多得的享受。风卷残云之下,自有一番快意。

惬意的午餐过后,大家又轻松前行。忽见一铁桥,大模大样,横跨两山之间,中间只余一人宽的坚实窄路,两侧桥面均为镂空设计。桥边往下望去尽是百丈深渊,一脚踩上去,能看见镂空下苍翠茂密的树顶和棱角分明的山岩。大家一时间心惊手震胆颤各种症状齐发。有人佯装淡定,合影后迅速跑到了桥另一头。有胆大者如靳亚宾、胡开亮、张喜、刘瑞欢,更是在桥上一跃而起,镜头记录下惊险刺激的瞬间。

沿着山路向下,前往第二站金鞭溪,探访沈从文先生笔下这“张家界的少女”。山路百转千回,蜿蜒曲折,穿行在峰峦幽谷间,宛若在画中游。偶尔向上看去,近林摇曳,碧影婆娑, 山岩兀起,黑白分明,远峰耸立,葱郁浓密,天色澄净,湛蓝如许,灵峰奇景,美不胜收。地势渐低,遥有鸣佩之声,远望,水雾缭绕,树影幽幽,恍如仙境,近观,水声渐大,其势汹汹,一股清冽之气荡漾开来,只见溪水澄莹,奔流不止,跌宕多姿。正应了那诗中所云,“清清流水青青山,山如画屏人如仙,仙人若在画中走,一步一望一重天”。早有王鹏程、胡开亮、黄家俊深入溪中,“以身试水”,引得水花四溅,热闹不已。

一路沿清溪走来,经西游记花果山外景拍摄地、遇千里相会、饮长寿泉、逗贪吃猴儿,在风景中待得久了,我们也仿佛变成了风景的一部分。

天色渐晚,大家回到客栈,由热情好客的土家掌柜精心准备了张家界特色美食——当地走地鸡、金鞭溪鱼、酸笋炒肉、腊肠、炒土鸡蛋等。席上王老师一边跟大家畅谈人生感悟,一边饮酒茹荤,痛快至极。

饭毕,王老师由于有事,提前回深圳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导游张喜和党永芳师姐就准备好了早餐,东北五常大米粥、青菜鸡蛋面、当地茶叶蛋、各种小菜一应俱全。从深圳带来的电饭煲和大米均派上了用场,连土家老板娘都称赞我们的大米香味浓郁,口感香糯。大家无不夸赞两人勤劳能干。

雨淅淅沥沥,下个不停,但雨中的张家界也毫不逊色,烟雨朦胧,仙气萦绕,山色飘渺,不辨其形,水墨画一般,别有墨韵。待骤雨初歇,我们坐上杨家界的索道,心情忐忑期待,然而张家界从不会辜负每一位慕名前来的游客。随着索道上升,越房屋,历深谷,掠芳树,穿峭壁,经悬崖。极目远眺,山色与路与屋与田连成一片;俯瞰脚下,树冠如盖,奔放热烈,迸发出绝处逢生的生命力。人类特有的对飞行的渴望,在这一刻得到极大的满足。

素闻乌龙寨以地势险要,土匪盘居而出名,是湘西最著名的土匪窝。真正追溯起来,则要说到明末。吴三桂引清兵进关,赶走了闯王。闯王为东山再起,藏宝乌龙寨上,守宝的将士由民匪变成了山匪。其后,中国内忧外患,民不聊生,匪众聚啸山头,代代相传。下了索道,大家迫不及待的要去一探究竟。只见道路左侧便是绝壁深渊,狭窄的石路斗折蛇形,前方几面大旗插在塔楼之上,一道寨门稳稳地守住去路,寨门上有“乌龙寨”三个大字,匪气十足。进了寨门,就看到鬼门关的第一道关卡——一步难行,这“一步难行”道路崎岖,坡度陡峭,一面石壁,一面城墙。透过古城墙向外望去,居高临下,视野开阔,果然易守难攻。第二关——“谁敢不低头”艰险无比,似路非路,岩石兀突,直挡去路,四下阴冷,水滴沿尖翘处滑落,滴答作响,更添几分恐怖意味。大家一言不发,低头猫腰,钻洞绕石,手脚并用,好不狼狈。第三关——“一夫关”更是惊险奇绝,两块高耸入云、隐天蔽日的峭壁夹峙着只容一人侧身而过的石路,石路幽深绵长,望不到头,真乃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大家小心翼翼在这缝隙中经过,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轻了。亲身经历之下,这乌龙寨果然并非徒有虚名!

经过乌龙寨,大家继续攀登,去往天波府。临天波府下,只见一几乎直上直下悬空的铁质天梯,外围只有一层用铁栏铸就的防护网,两侧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深谷。大家不禁两股战战,也只能四肢合用,顾不得其他,一鼓作气爬到天波府观景台。幸好绝顶之上,常有奇景。骤雨过后,雾方散至山腰,只有峰尖暂露一角,一切皆成隐约朦胧之态,青白交映,清丽如诗。谁知山色瞬息万变,不多时,雾气弥散,山壁峰林逐渐清明,万般景色尽收眼底,浓墨重彩,顾盼生姿。远山近壑,钟林毓秀,奇峰异石,鬼斧神工。更为奇绝的是,几道石壁,屹然挺立,一排排,一列列,似兵士,似盾牌,削立犹如城墙,肃穆更若有神,满目壮阔,佳景天成。大家不由自主发出了赞叹呐喊之音,惊讶震撼壮观各种心情不一而足。

俗话说“不到黄石寨,枉到张家界”,第三天一早,我们便启程去黄石寨。相传汉朝张良,看破红尘,辞官不做,隐居江湖。在云游这里时,被官兵围困,后来得师父黄石公的帮助脱险,此处也因此得名黄石寨。只见幽静深长的中草药长廊,各种药材如黄连、党参、三七、白术等琳琅满目,信佛的李烨师兄看的津津有味,趣味盎然。风情四溢的土家族表演,山歌嘹亮,荡气回肠,李烨、刘瑞欢、王鹏程、李波更是被土家妹子邀请上台,换上土家服饰,近距离感受土家族的风土人情。寨顶的五指峰一字排开,浑然天成,错落有致,宛如如来佛的手指,护佑一方。从寨顶下来,开始沿路环寨游览,一路经过摘星台、前花园、回音壁、天然壁画、雾海神龟,真可谓“五步称奇,七步叫绝;十步之外,目瞪口呆”。

稍作休息后,我们没有坐索道下山,选择了一条僻静小路。两侧崖壁高耸,玉树芝兰青翠繁茂,石路因背光和潮湿而更显幽长,风吹树林,枝摇叶晃。正是冯梦龙所写的“峰峦叠叠,草树萋萋;流水潺潺,行云片片;林鸟群噪,山谷应声”之景。在这高山深涧中,我们且行且观,且喜且叹,更觉大自然的广博和自己的渺小。

下山后,大家驱车前往火车站,依依不舍的结束了这趟精彩的张家界之旅。回首这几日的旅行,山水画廊金鞭溪婉约动人,匪气磅礴杨家界险特雄奇,玉笋参天黄石寨精巧绝伦。大家一起欢笑一起快慰,一起淋雨一起狼狈,一起经历一起体会,在旅途中,开阔了视野,增进了友谊,放松了心情,同时也生出一点韶华易逝,不知下次齐聚张家界是何夕何年的小小感伤。于是便尽量记录美景,定格欢笑吧。文武之道,一张一弛,相信这次出游过后,大家会以更饱满的热情,更高涨的情绪投入到工作学习中。

 

 幽深金鞭溪

 

 

远观杨家界

 

 

索道

 

 

云山雾绕天波府

 

 

下山途中近观山色

 

 

精巧黄石寨

 

 

天波府顶大合照

 

不亦乐乎

 

 

倩影

 

 

 人在画中游

 

 

 恍如仙境

 

 

王老师于鹞子寨